監督電話|設為首頁|加入收藏
登錄|註冊
您的位置:首頁 > 河東映像>

晨鐘暮鼓話運城

來源:運城晚報發佈者:時間:2021-03-15

□黎建月

週末,走出家門,乍看見覆修一新的運城鼓樓及附屬的小廣場,霎時眼前一亮。

何不趁此“擴寫”一下這鼓樓、這鐘樓,和這元明清民國時期的古城、這古城的城牆、這潞村的詞條?

那時,小城不大,被高聳厚實的城牆圍成了方方正正,棋盤似的。

哈哈,不去“哥德巴赫猜想”了,我也只是一枚老運城的“後生”。不如一起學習本土老作家王雪樵先生的《河東文史拾零》吧。

運城始建於何時?

清人鮑道明《衞民祠記》語:“運司有城,自至元二十九年始。”

乾隆版《解州全志·安邑運城志》亦説:運城周圍九里十三步,計一千七百丈,高二丈,池深七尺。元至正二十九年,那海德俊建,名鳳凰城。

那時,河東的價值在鹽池,鹽政管理的司鹽官分駐於安邑、解縣兩縣城。而“運城”,還只是姚暹渠附近的“潞村”、四方民工的聚邑地嗎?

解鹽使姚行簡“繪圖獻議,始立司於池北之路村”。自此,“運司有城”,運司鹽業才有了一張自己的“辦公桌”。

一切的發生,正是今時本人所居住的潞村街。只是,那時潞村還沒有城垣,一哄而起的鹽業營生,一派繁榮,難免招來擾攘,滋生盜賊。為了確保國家的鹽税收入和商業利益,便有了那海德俊向朝廷請準建城的一出。

“時”投入兵員2500人,民工不計其數。“至元末”城周九里十三步,廣袤各四之一,高二丈四尺,厚丈餘。如此,一座新城規模初具,為了感念帝德,更名聖惠新城,時公元1356年。

可憐,元朝短命,“土圍子”的新城,無磚、無樓、無甕城,更像個屯兵營,也只好由明、清掏腰包來“裝潢”這個還顯粗線條的運城了。

至明天順二年,鹽運使馬顯重修了城牆。至正德六年,御史胡止將城牆增高數尺,也將原先的五城門改作四門,並鑲嵌磚雕款:東曰“放曉”,西曰“留暉”,南曰“聚寶”,北曰“迎渠”。

東,放朝霞進來;西,留夕陽餘暉;南,聚鹽池之寶;北,迎姚渠之澤。一腔多麼浩蕩的浪漫主義情懷啊,我的小城。

今天,可能有些市民已經留意到,這些“豪橫”之詞,一併被臨時徵用在了當今鼓樓的四方。

那時,小城還未加上磚石。之後,又經過嘉靖的御史盧煥、初杲、餘光、沈鐸、何瓊、陶謨等擊鼓傳花多手更替,才包裹上了磚石,修築了四門重樓和各城的角望樓。至此,“運城”才像個運城的樣子。

至於城名何時改作“運城”,王雪樵先生推斷:當為明初洪武年間。既是改朝換代了,元時所賜的“聖惠”自然要被終結。又既然是運司所居之城,便金口玉言,就“運城”吧。

無不遺憾且可惜的是,那之後,時髦了幾千年的城池營壘之裝扮,被紛紛下架束之棄之,加之戰火催生,一時間燃遍全國。於是,這個方方正正、規規矩矩的小城城牆,也未能倖免,坍塌於1947年。

今天,若有人定要“赤壁懷古”,那便是今時東、南、西的環城路了,北牆則成今天的河東街。

天上方几日,人間已百年。

那時,車,馬,書信也慢,一生只夠愛一個人。

那時,磚整瓦疊,屋檐下正好躲得下,羈旅客愁。

那時,爐膛的火,噼裏啪啦,房坡炊煙,像一首首朦朧詩,飄在小城上空,嫋嫋。

那時,鎖也好看,鑰匙精美有樣子,你鎖了,人家就懂了。

那時,晨鐘暮鼓,一懷小城的鄉愁,也剛剛夠用……

網站聲明

運城日報、運城晚報所有自採新聞(含圖片)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佈,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;授權轉載務必註明來源,例:“運城新聞網-運城日報 ”。

凡本網未註明“發佈者:運城新聞網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,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