監督電話|設為首頁|加入收藏
登錄|註冊
您的位置:首頁 > 鈎沉>

開元賢相裴耀卿

來源:運城晚報發佈者:時間:2021-03-17

□鄭祥林

裴耀卿像

裴耀卿,字煥之,絳州稷山人。其父裴守貞,兄子餘,弟巨卿,均為唐代達官顯要。裴耀卿出生在仕宦之家,從小聰明好學,10歲前即中了童子舉,20歲後任祕書省正字,不久又任相王府典籤(相王即睿宗李旦)。睿宗即位後,授國子主簿。唐玄宗開元年間,累任濟州刺史、長安令、京兆尹、黃門侍郎、同中書門下平章事、尚書左丞相、尚書右、左僕射等職。

裴耀卿墓     

關注民生 減負解困

開元初,唐玄宗授裴耀卿為長安令。裴耀卿到任後,經調查發現農民的賦税負擔很重,叫苦不迭;尤其是佃農、僱農更是不堪承受。當地一些豪門、富户、商賈憑藉權勢,投機取巧,偷漏賦税,均轉嫁到農民身上。究其原因,過去採用按市場糧食價格,分户承擔賦税的“配户和市法”所致。他斷然廢除了“配户和市法”,改為一切賦税由當地豪門富户及商賈而出,大大減輕了農民負擔,杜絕了“奸僦之弊”,老百姓感激涕零。在職兩年,寬猛適中,政通人和;去職後,當地人們讚頌他,懷念他。

不久,裴耀卿又遷任宣州刺史。在他到任之前,黃河曾發大水將河堤沖壞,嚴重威脅沿河兩岸老百姓生命財產安全。附近各州藉口朝廷沒有指令,不修堤防。裴耀卿認為朝廷雖然沒有命令,但這關係着國計民生,再也沒有比這更重要的事。他親自帶領老百姓修築加固河防,解除了水患。朝廷下詔拜他為户部侍郎,河防尚未竣工,他遲遲不肯赴任,直到大工告竣,他才離去。當地老百姓感念他的愛民功績,為他立碑歌功頌德。

整頓漕運 充盈國庫

開元二十一年,裴耀卿任京兆尹。秋季雨水成災,莊稼歉收,京師長安一帶發生了饑荒。唐玄宗十分着急,親自單獨召見裴耀卿詢問解危之策。裴耀卿説:“當務之急,皇上應在出巡東都之際,率朝中大臣,將‘太倉’和‘三輔’所儲存的舊糧,分道賙濟給長安及附近災區老百姓,以解決燃眉之急;長遠之計,要整頓漕運(即水上運輸)。其原因:一是京師人口增加,糧食需求量比過去增多;二是秦地關中一帶地域狹小,每年產糧有限,遠遠不能滿足京師需求,如遇水旱,更加匱乏;三是漕運不暢,致使江淮大米難以運往京師。”裴耀卿提出了整頓漕運,從根本上解決京師糧食供不應求的辦法,玄宗十分贊同。當即任命他為黃門侍郎、同中書門下平章事。次年,他又擔當了江淮、河南轉運使,負責整頓漕運。裴耀卿在東都洛陽黃河口設置了運輸場,其東設置了河陰倉,其西設置了柏崖倉。在三門峽東設置了集津倉,其西設置了鹽倉,又新鑿河道18裏,以避開三門峽黃河水流湍急漕運之險。整頓漕運前,從江淮船運大米到東都含嘉倉,再僱車陸運到陝郡,大約兩斛米(古十鬥為一斛)需運費一千錢。整頓漕運後,江淮運米船把米運到河陰倉即卸米返回,政府再僱船通過黃河漕運到含嘉倉和陝州的太原倉,然後由太原倉通過渭水運到關中。三年中漕運大米七百萬斛,不僅保證了京師當年的用糧,而且還有多年的儲備,同時節省了大量運費。裴耀卿成功地整頓漕運,為後來長期保障京師糧食供需開闢了捷徑。

崇尚簡約 清廉執政

裴耀卿無論是任地方官吏或作朝中宰相,都注重簡約,不搞繁文縟節,儘量不打擾黎民百姓。開元十三年,他剛出任濟州刺史不久,唐玄宗要去泰山封禪,濟州是必經之地。此處地廣人稀,裴耀卿親自安排,一切從簡,沿途所設驛站,唐玄宗都很滿意,認為這是東巡所經歷十幾個州安頓最好的。唐玄宗到泰山封禪完後,在宋州設宴招待隨從人員,宴席上對人説:“前次出巡天下,觀察風俗民情,考察官吏善惡,未得其實。這次去泰山封禪,懷州刺史王丘獻了祭祀用的豬、牛、羊;魏州刺史崔沔派人送來帷帳;濟州刺史裴耀卿卻給朕上書百言‘人或重擾,則不足以告成’(百姓如果受到嚴重困擾,就不能以成事祭告上天)。我把這句話作為座右銘,常常警誡自己。這表明他對百姓的愛惜之情。”

開元末年,裴耀卿改任尚書左僕射,李林甫代替中書令。李林甫每次上朝到中書省穿着朝服,掛着佩帶,讓博士導郎官司儀,搞繁多的禮儀,然後才開始聽事。裴耀卿在尚書省聽事,則穿着平常的衣服,只進行簡單儀式。李林甫驚歎説:“裴耀卿和我官位品級一樣,但禮數卻異,深感慚愧。”

裴耀卿一生為官清廉,在任轉運使期間,節省僱用車費三十萬緡(古一千文為一緡),有人勸他把節省的錢獻給皇上。他説:“這是公家的贏利錢,我怎麼能用它討好皇上呢!”他既沒有交給皇上,更沒有裝進私囊,而是全部上交國庫,作為調節市場糧食經費。

直言諍諫 革除弊端

開元二十二年,張九齡向唐玄宗請求取消私人鑄錢禁令。三月二十九日,唐玄宗讓百官議論此事,裴耀卿直言不諱地説:“錢是通貨,是國家權利的象徵,所以,歷代都禁止私人濫鑄;如果一旦取消這個禁令,有些人就會棄農逐利,錢的濫惡就會更加嚴重。”於是,玄宗打消了這一念頭。

開元二十四年,夷州刺史楊濬因貪贓被處死刑。按當時朝廷規定,處死刑者可以用決杖或流放贖死。這樣不僅可以防止冤死,同時可以表明皇上寬仁之意。裴耀卿冒死上書諫議:(一)對於刺史、縣令犯罪用決杖贖死,不要在大庭廣眾之下裸背受刑。這樣做,一是辱法;二是有礙風化;三是執刑者易生哀憐之心;四是受刑者容易忘記免死之恩。(二)禁止夏暑天使用決杖刑,暑天炎熱,受杖刑者十有八九死亡,難以達到“全生免死”、改惡從善的目的。唐玄宗閲後,欣然贊同。

開元二十年,禮部尚書,信安王李禕受命討伐契丹,裴耀卿為副手。皇上讓耀卿攜20萬疋(pǐ)絹,深入敵境,犒勞立功的將士,此行必經突厥國。裴耀卿説:“突厥人貪財,見利忘義,如果公開攜慰勞品,一旦被其發現,必會冒死搶劫,應提前祕密分路而行,以防不測。”皇上改變了初衷。裴耀卿率人攜物品分道潛行,犒勞完畢返回,突厥和室韋國果然派兵搶劫,結果撲了空。

碑碣聳立 彪炳千秋

裴耀卿輔君佐政期間,政績突出,唐明皇曾命畫師將其像繪製於凌煙閣,予以褒獎,令世人學習。天寶二年,為國為民操勞一生的裴耀卿病逝,享年62年。為表彰他的功績,誥贈其太子太傅(一品級),追諡號“文獻公”。

裴耀卿墓位於今稷山縣西社鎮仁義村地界,其父裴守貞冢之東四里。陵園規模較大,當年設有闕門、獻殿、西陵牆、佛雕像、石像生等。這些設施已不復存在,但遺址尚存。其墓道豎立有碑碣一通,此碑立於唐憲宗元和七年十一月,距今1200餘年,至今尚在。碑亭高約6米,寬1米有餘。碑亭用磚砌成,碑板上方的碑額,中間是“門”字形的圖案,兩側像“雙臂擎天”狀,兩旁下方雕有似小龍蛇獸形,周邊刻有花紋。

碑文是唐許孟容所作。許孟容是散文家,累任禮部員外郎、吏部侍郎、太常少卿、尚書右丞等職。碑文用楷書和隸書寫成,約1300字,碑銘112字,記錄了裴耀卿的家世、政績、子女等。碑板經千年風化,字跡模糊不清。此碑被列為縣重點文物保護。裴耀卿有著作《崔液集》十卷傳世。

圖 文凱/攝

網站聲明

運城日報、運城晚報所有自採新聞(含圖片)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佈,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;授權轉載務必註明來源,例:“運城新聞網-運城日報 ”。

凡本網未註明“發佈者:運城新聞網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,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